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商业航天探险家王洋我就是有梦想我要上天

来源: 作者: 2019-02-27 18:27:41

商业航天“探险家”王洋:我就是有梦想,我要上天

【科技讯】3月22日消息,新年伊始,央视《创新中国》栏目将关注的触角延伸到了当下大火的商业航天领域,讲述了这一领域的创新人物、创新团队及创新故事。而在样本的选择上,栏目组选取了一家名为上海欧科微航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科微”)的企业,也是其中唯一的一家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代表。

节目中,欧科微首席科学家,同时也是创始人、CEO王洋,与大家分享并勾勒了与团队的商业航天梦想。商业航天弄潮儿不少,为什么是欧科微?王洋何许人也?他们正在做的事真的拥有改变中国乃至改变世界的力量吗?

带着这些疑问,《卫星与络》与王洋展开了独家对话。

我就是有梦想,我要上天

——高冷的技术极客、年轻的商业航天“探险家”王洋

按照往常形成的习惯,对话之前,我们都要对被访者进行一定的前期功课。来自各方的信息,让我们在脑海中勾勒出不同版本的王洋。

80后的王洋,第一张标签:暖萌靠谱事业男,这个是他的合作伙伴的普遍评价之一;第二张标签:“霸道总裁”,不用说,这是他身边的同事们说的;第三张标签:“年轻的探险家”,毫无疑问,这是中科院的长辈们及领导们的评价:“才思敏捷,胆子大,敢作敢为!”……当我们坐下来,对面的王洋,个头不高,有一张圆乎乎的脸,虽然戴着一副金属框的眼镜,镜片后面不大的眼睛似乎笑眯眯的,但很亮,很犀利。于是我们极力搜索并对标大家给他的标签关键词,至少我们感觉很难和他的第四张标签:“生猛背包族”对上号——他的哥们和我们说,他经常背起双背包,就开始徒步,甚至穿越。

好吧,面对一个有“多重性格”的被访者,我们想,他的能力是不是也是多面的

商业航天探险家王洋我就是有梦想我要上天

?于是,我们单刀直入。

哪怕拓荒,也不做咸鱼

:留在体制内不好吗?以你的学霸底子,迟早可以得到该得到的一切:职称、职位、待遇、名望。何必出来做商业冒险。现在,是不是一切都要你自己扛了?

王洋:

人生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起初,我向别人提起要造卫星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是:你咋不上天呢?我的回答是:我就是要上天啊!

我是个很有危机感的人,也算是个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人,并且,我觉得年轻人要更敢想,也要更敢做。我就要带着我们的团队造自己的卫星,把它们发射上天,改变世界,圆我们的航天梦。所以在2014年的时候,我就从中科院辞职,自己创业,当时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卫星制造和卫星云平台,商业航天虽然刚刚起步,但,哪怕做一个拓荒者,我也不做咸鱼。

: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以家里条件好为由,选择安逸和平庸,而你却在强调危机感,这个怎么理解?

王洋:

我在华为供职过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华为崇尚狼性文化,所以华为的每个人,危机感意识都根植到细胞。而这种危机感,也成为我的为业文化,这促使我想不断去探索新的领域和前沿技术。

五年前,我们就在思考和琢磨一些事情了;而到了今天,大家所看到的欧科微的技术成果,一定是我们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做的;这就是提前的布局。我们认为,商业航天最终离不开卫星应用,商业航天+物联/互联技术的前瞻性极其重要,产业爆发前期必须有清楚的预判。我们研究世界上所有的成功企业,会发现他们的掌门人都拥有这样的危机感,这样才能在真的危机来临时成功转型、生存发展、持续壮大。

:华为是个很优秀的企业,大家都说华为是职业经理人的“摇篮”、“黄埔军校”。在华为的经历,给了你哪些值得和大家分享的宝贵体验与职业素质?

王洋:

我人生的第一份职业观是华为给的,华为的世界会构建一个人的职业观架构:危机意识、个人的价值永远服从于企业战略;刚刚从象牙塔走出的一张白纸,2004年的华为会告诉你改革开放后中国最优秀的世界级企业是什么样的;还有更深层次的是“做一个好的企业是一种高尚的家国使命”,人类通信方式的演进带来的是一次次人类沟通方式和商业模式的变迁。

2008年加入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时,我很清楚地预判,基于微小卫星的低轨通信是通信和航天必然要走的路。我的职业素养应该是根植于“计算机学科+通信+卫星”,我的精神世界也深深地打上了“华为文化+中科院传统+航天人的系统严谨”的烙印。

所以,虽然我本人外表看起来比较暖萌,但骨子里对技术乃至所从事的事业都是追求完美和极致的,比较要,比较狠。也因为这个,身边的搭档给我封了个“高冷技术极客”的名号。

伟大的事业,很难有人和你抢

:梦想是仰望星空,而商业需要脚踏实地。创业这件事,处处离不开一个钱字。你能融到钱、赚到钱吗?

王洋:

马斯克也很少说赚钱的问题,他总是在和大家讨论未来和情怀。钱是一个符号,意味着一家企业能聚集到多少资源来实现自己的梦想。有价值的梦想是不愁融不到钱的。马斯克的产品,无论是特斯拉还是猎鹰火箭,都是在商业市场获得追捧的产品,梦想和商业现实在这里是统一的。

至于到欧科微,我们实际上已经在盈利了。我们的卫星设备制造在2015年已实现盈利,且毛利不错哦!按照我们的测算,欧科微星座第一轨道面部署完成后,就可以实现收入回流。当然还有其他盈利方式,比如我们的50千克/100千克卫星平台技术优势很明显,可以在商业市场上作为现货销售;公司现有资质和以往军品交付中累计的口碑,使我们可以继续承担国家型号的分包工作;当然,还有出口型的星载单机产品、地面测试设备、多卫星系统云平台服务,等等。

所以,我现在不需要为公司的现金流付出太多精力,主要工作还是放在研发上。

:祝贺!听起来欧科微已经做到了很多,甚至连元器件空间飞行也已经做到了。你的最终梦想是什么?

王洋:

我们的梦想,是在中国成为世界航天强国的道路上,成为商业航天的领军企业。当前,商业航天正在与公共航天、军事航天一起,成为航天的重要组成部分。商业航天的,一是解决传统航天创新力不足、建设成本居高不下、卫星数据开发不足等问题;二是吸引优秀人才加入航天队伍;三是落实军民融合战略。从这点来看,未来和情怀将始终伴随商业航天从业者,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机会,也同时是赋予我们的。

具体到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首先是发射“翔云星座”。这会是全球第一个专属窄带物联通信星座。我知道你想提及美国的Orbcomm星座。我们的“翔云星座”是在物联产业爆发的大背景下提出的,它的全球无缝覆盖服务、卫星回访周期、用户通信速率、接入速度、用户并发量会全面超过现有的Orbcomm,但成本只有它的1/50。

“翔云”星座卫星示意图

在具体服务上,我们会针对中国本土行业客户需求深度定制开发,提供全过程服务。我们还响应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一些欠发达国家提供更便宜、更灵活的定制化解决方案。往更远处说,我们还要开展宽带低轨道全球通信星座的研制和部署。

“疯狂”团队的梦想倒计时

:能上天入地、拥有七十二变的孙大圣也要靠团队才能最终完成保护唐僧西天取经的重任;欧科微现在所拥有的100多人,都是凡人,不是神仙。他们都能像你一样怀抱飞天梦想并坚持不懈追逐梦想吗?

王洋:

是的,我们现在的员工是100多人,基本都是80、90后。至于梦想,我可以说,他们都是我亲自面试引进的,包括前台和行政人员也是如此。而我选择的重点之一,就是共同的诉求。“激情、专注、梦想”,是欧科微航天一直以来的招聘理念。我们的员工各自的背景都不相同,有传统航天单位的资深人士,有从其他专业转行过来的经验丰富者,有刚毕业的学生;如果选择加入欧科微,他就是我的战友、家人。只有坦诚相对才能换来彼此忠诚,只有彼此尊重才能换来相濡以沫地支持。来欧科微就是为了共同实现商业航天梦的,赚钱不是第一诉求。

在欧科微,加班才是人生的常态。不过这不是被老板逼着干的,大家在一起加班都加得很嗨。有个同事曾经拿到了五百强企业的offer,薪水翻倍。欧科微拿不出这么多薪水来,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欧科微,至今无怨无悔。他的原话是:“虽然我少赚了不少钱,不过我对这份工作挺满意的,因为我们在干一件大事儿!一件能改变整个行业的事儿!”

也正因为此,在工作中,我更愿意引导他们而不是命令他们。有的时候,我会跑去和同事交流一些想法,他们一开始会目瞪口呆,直接流露出满眼的惊诧:“老板,你是不是疯了?”但充分交流之后,他们脱口而出“OK”。然后,他们就会主动而积极地去理解和实现我提出的这些“疯狂”思路,而让我欣慰的是,他们做到的可能比我想要的、比我自己能够做的,更好。

这真的是一个很让人自豪的团队。

:好吧,我们现在知道了,欧科微有梦想、有队伍、有目标、有钱,那么,这个梦想实现的时间表是怎么样的?

王洋:

我先给你们披露相对近期的时间表。“翔云星座”打算在2018年开始组,一共40颗卫星,3年内完成星座部署。之所以敢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已经具备了每年18颗卫星的生产能力。

具体来说,我们的okw-02星从投产到交付只用3个月,“翔云星座”单星生产周期为6个月、9星并行。所以,3年内部署完成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们的单星成本只有600万。到2020年部署完成后,就可以实现盈利。星座的预期寿命是8年,后几年就是盈利状态。

当然,赚来的钱肯定会投入研发,不但要开发宽带星座,还要开发更新一代的卫星技术、应用技术。这样,我们的企业、我们的商业航天才能以足够快的速度进步。

退潮时就知道谁在裸泳

:小卫星的门槛低、启动快,早已经有了“一拥而上”的趋势,对此现象,你怎么解读?

王洋:

航天产业在目前这个阶段仍然有比较高的技术壁垒,专业性、积累性比起其他行业更强,还不能做到人人参与。所以,谁真正在做,谁只是在炒作概念,这个只能是交给时间了,大浪淘沙,同时,退潮时才能知道谁是在裸泳。比如行业,起初山寨机横行,但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厂商并不多。任何科技行业都是需要不断洗牌,然后推陈出新的。

所以,只有实质能够解决人们需求的产品才能够在市场存活。只会玩宣传造势,但并没有积累的企业很快就会被淘汰。这里说的积累包括人才、技术、资金、市场认可度、企业品质与品牌等等方面。

:欧科微在发展壮大之后,会做什么?或者说,会成为一个商业航天的投资者吗?

王洋:

如果按着这种逻辑,欧科微在壮大之后,不会进行“托拉斯”式的并购。首先欧科微从创立之初就定位于现有的愿景,会专注于此;另外,从行业的角度,过多的并购重组会导致整个行业创新力不足,我想,这可能不会是我们的大方向。

相关推荐